常回荡在椰林之间
2019-12-05 14:1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兴隆华侨农场,93岁的老华侨温带向我们讲述着当年在南洋的艰辛。上世纪二十年代,温带漂洋过海到马来西亚,上岸的第一件事就是种胡椒。当时在胡椒园里做工的,几乎都是海南人,他们从事这最辛苦的劳动,却住着最简陋的房屋和吃着最简单的饭菜。在劳动的时候,他们用歌谣倾诉心中的苦楚:“无奈卖身当猪仔,离乡别妻泪涟涟,何日归来未有期,相见只在梦中眠。”

一如南洋风格的老式骑楼、民居一样,琼侨歌谣在岁月的风雨冲刷之下,渐渐老去。文昌会文镇冠南墟是著名的侨乡,但在这里只有一些老人能凭着记忆唱上几段。

美丽而辽阔的大海拥抱着东郊椰林。就在这椰林深处,婉转的歌声、大海的海浪声和椰树的沙沙作响声,常回荡在椰林之间。

可这些歌谣能流传多久,这让老人颇为担心。老人说:“这些歌谣都是侨乡人民用口唱出来的,是侨乡人民直舒胸臆的心声,是自然质朴的口头文学,是我们侨乡文化的一部分。”近年来,一些本地著名的琼侨歌谣传唱手已经离开人世,他只能尽自己的努力来留住这些歌谣。

琼侨的艰苦劳作,对所在国的开发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正如歌谣所唱:“好望角,没有琼人无希望;旧金山,没有琼人不出金;星洲港,没有琼人船停航;吕宋岛,没有琼人只长草。”由于琼侨的艰苦奋斗,开拓创业,也有些琼侨取得成就:“去番吃得苦与脏,严冬过后是春光。”

早期琼侨大多是因为被劫、被骗到海外当“劳工”和因生活所迫出洋谋生。琼侨在国外,多数在矿山、种植园、码头当苦力,少数在旅店、餐馆当差,或自办理发店、缝纫店,历尽艰难。对此,歌谣作了生动的写照:“十个去番,九个打工,你去挖矿,他去搬运,我当种胶工,工不相同苦相同。”他们饱尝艰辛后,发出感叹:“树怕寄生,人怕寓居,丧身外地,做鬼也被欺。”

64岁的朱运行从七八岁起就开始唱歌谣,一直唱到现在,没事的时候,总爱把村里喜欢唱歌谣的人聚在一起唱上几段。老朱说:“这都是家乡的歌谣,无论其他人唱不唱,反正我是一定要唱,而且还要把它整理出来,让后人通过歌曲来了解这些歌谣,了解本地的文化。”(记者于伟慧)

张任君说:“作为一个侨乡人,我们始终都喜欢和挚爱侨乡文化,包括侨乡歌谣和这些具有特色的侨乡民居,都是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房屋需要人居住看管,侨乡的歌谣也需要有人来传唱、搜集和整理,如果有一天这些文化都消失了,那侨乡的特色也就失去了。”

时光会带走许多,流传已久的琼侨歌谣正慢慢衰落。如今在侨乡,能唱琼侨歌谣的人已经不多。幸运的是,我们在文昌遇到了张任君老人。这位退休的老人一直在为留住侨乡歌谣而努力。老人家如今70多岁,一直在传唱、搜集、整理侨乡歌谣。他用闲余时间编的一本《文昌歌谣选》,收录了400多首琼侨歌谣。

来到文林南村,朱运行正和村里的几位老人唱着《码头送别》:“送郎送到码头分,郎你去番侬心闷,眼汁滴到土落窟,白日看路夜看船。”唱完这段,他们又唱起了自编的《富民政策真是好》,婆娑的椰树,斑驳的阳光,悠扬的歌声,古老的歌谣传唱在椰林深处。

来到万宁兴隆,你就会感觉到浓郁的侨乡味道。走在街上,可以闻到浓浓的咖啡香味,在街头一家不起眼的小店,几个人闲坐在一起,慢慢地品着咖啡,桌上放着东南亚风味的小吃———椰子糕、九层糕等。漫步街头,时常看见身着东南亚风格服装的人们。驻足倾听,更让你觉得新奇不已,因为他们说着马来话、印尼话、泰国话。而琼侨歌谣,在这里还是很容易就能找到会唱的人,尽管已经不是特别流行了。

张任君老人一边哼着自己喜欢的歌谣,一边带我们走进冠南墟山宝村的“运琚楼”。推开厚重的大门,可以看出这幢南洋风格民居当年的气派,但由于长期无人居住,“运琚楼”显得有些破落,拱形窗前结满了蜘蛛网,房檐下的立柱斑斑驳驳。

在下南洋谋生的途中,不知有多少人在漂洋过海时葬身,歌谣唱到:“海不平啊浪头高,天不平啊起风暴,叫一声我的妈呀,儿尸要在海底捞。”

在琼侨歌谣日渐没落时,文昌东郊镇文林南村还流传着这些古朴的歌谣。让我们没想到的是,爱唱这传统歌谣的朱运行居然是个生意人,有着自己的公司。

琼侨与故乡远隔千山万水,便有了诉不尽的乡愁。出于对故乡的思念,新中国成立后,许多华侨选择了回家。上世纪50年代,温带和家人一道踏上了回乡的航船,思乡的歌谣也随着华侨的归国而在侨乡传唱:“鸟与树林亲,羊与草坪亲,稻与肥水亲,人与故乡亲。”

一如南洋风格的老式骑楼,在岁月和风雨冲刷之下,琼侨歌谣正慢慢成为过往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ower117.cn开马现场直播开马结果,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,118开奖现场直播报码版权所有